网虫科技
133-8386-7325
新闻中心
24小时服务中心

售前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伟之琦计算机科技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浏览文章
女排12年后再度夺冠,给了我们太多的正能量!
发布时间:2016-08-22  |  阅读:78
小小的天总有大大的梦想,郑州网站制作带你了解河南姑娘,女排主攻手朱婷背后的故事,这也其实就是一亿河南人奋斗的缩影!

朱大楼村往西北方向,有一条沿河堤通往秋渠乡的路。开车走这里,得需要高超的技艺和不错的车况。

9年前,13岁的朱婷就坐在父亲农用三轮车上,一路颠簸着,第一次走出村子。这9年,她的排球之路,就像这条村头的小路一样:一头连着普通的农家姑娘,一头接着星光熠熠的赛场,中间则是只有过来人才能体会到的酸甜苦辣。

选择:是做打工妹,还是试着学体育?

这是2007年,这一年的朱婷13岁,身高已经长到了1.78米,在家中排行老三,正面临着继续上学,或是南下无锡打工的选择。秋渠乡朱大楼村,和众多农村一样,地少人多,朱家一共3亩6分地,父亲朱安亮不得不起早贪黑的窝在村头的修车棚里才能勉强顾着一家人生活。

朱婷的大姐朱娟英,身高1.87米。在培养出朱婷后,朱安亮一直觉得很后悔,没有让大闺女也去试一试,他认为以当时老大的身高,自己要是有钱家里就会有两个运动员了。“老大那个年龄正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欠了十几万的外债,等到老三长起来,情况才稍好点。”也正是这个原因,经学校的体育老师劝说,朱安亮决定带着朱婷去学周口学体育试试。在朱大楼村头的河堤边,有一条小路,往西北可以到秋渠乡和郸城县;西南方向,能走到安徽,然后就是无锡。那一年,朱婷坐在父亲的农用三轮车后面,背对着另外一个选择,一路墩着屁股,一直到走出村子。

坚持:熬一个星期算一个星期

来到周口体校,一下子从普通小姑娘,变成小运动员,朱婷太不适应这种生活。而对于朱安亮来说,也只是知道朱婷长得高,至于练哪个项目,他心里也没谱。朱安亮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在小朱婷开始训练的头几个月,每次给家里说起来就会一直哭,母亲杨雪兰心软,想让闺女回家。但他心里头跟明镜一样,这或许是朱婷唯一的机会。“我给她说,练的都是有苦有甜,没有苦哪来的甜?”也许是经历过生活的磨难,朱安亮一直相信这种简单到直白的道理,并且极力的将这种道理灌输到朱婷身上。孩子毕竟小,朱安亮心里也不放心,只好隔一段时间去看一回。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朱婷不再哭了,只是训练依然很苦,每一天似乎都难以坚持下来。“后来她就给我说,‘爸爸,我再坚持一星期,最后一星期了......’”就这样,以一星期为一个目标,朱婷从市队被选拔到了省队。同时,为了供朱婷训练,朱安亮更忙了,为了给朱婷攒生活费,他得接更多活儿。朱婷在省队的一年,他只去看过女儿三次。朱安亮回忆说,那时候队里的小孩儿训练也苦,是别人家的孩子每到周末还能出去吃点好吃的,或者结伴出去逛逛,但朱婷每到星期天也不舍得出去花钱,“队里的食堂周末不管饭,她就自己随便买点吃吃,从不乱花钱。”

孝顺:她用挣来的钱给爸爸买汽车

朱安亮把女儿多年来的参赛证件都小心翼翼地珍藏着 河南商报记者/张郁 摄在朱大楼村,村民说起来朱婷家,都说出了两个“大明星”,一个排球明星,一个修车明星。而说起修农用车的手艺,朱安亮的自豪不亚于说女儿打排球。“这十里八乡,要说修车,我是这个。”他翘起右手大拇指,郑重的向河南商报记者比划,翘着的二郎腿也上下晃悠,“随便一个车,你开过来,我光听声音都知道是哪的毛病。”靠着这个好手艺,朱安亮供完了朱婷训练头三年的费用。他算了下,加上修车和卖粮食的钱,一共12万6千块钱,这让他觉得是最有价值的事,那几年朱安亮1.8米的个子,瘦到了120斤。不过,修了20年车,常年趴在地上,朱安亮的腿和腰现在也时常犯病。他到觉得没什么,虽然这病是那时候掏力气落下的。朱安亮大大咧咧,朱婷也随爸,爷俩常开玩笑。朱婷打趣儿老爸,“哎呀,我不就是花了你12万多吗,以后还你~”朱安亮也从不恼。不过朱婷倒是真心疼老爸,朱安亮说刚出成绩时,朱婷挣的钱不多,但还是省下来给家里买了冰箱、洗衣机等,又在县城给父母买了一套房。最后钱不够了,在别处借了3万块钱又给老爸买了“桑塔纳”。“刚开始她给我买辆老年代步车,说我成天修车刮风雨淋的,后来又说不安全,非要再买个小汽车。”朱安亮说,即使成名以后,朱婷也从不乱花钱,自己很少买东西,每到一个地方比赛,先想着给家里带特产回去。

看见话筒会紧张

8月20日,朱安亮抽空去了趟县里,他要把朱婷得的奖杯都拉回来,第二天大家要在家里看朱婷的比赛。客厅里,放着一个十几岁“高龄”的老彩电,打开后也谈不上彩色,只是一层单调的红。平时,老两口就用这个电视看女儿的比赛。老两口就用这个“高龄”彩电,关注着里约奥运的一切动向 河南商报记者 张郁/摄看的多了,两人俨然一个专业人士。尤其是赢下巴西那场,朱安亮这几天都在兴奋。“咱们人太少,就带了三面红旗,他们观众嗷嗷叫,还影响咱们发球,轮到他们发球时不吭了。”朱安亮坐在椅子上,俨然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右手一挥,对着大家伙儿说,“最后,朱婷一个重扣,他们都不吭了,真得劲啊!”不过他还是最喜欢给村民讲朱婷,一但面对镜头,手心直冒汗。前两天,市里电视台采访,他冥思苦想写了一张纸条准备念,结果在底下演练了30遍,还是紧张。“不中,话筒一杵到脸上就害怕。”他给来串门儿的邻居说,“主持人还是个女的,还让我一直看着她,我哪好意思啊。”最终,大家一致认为,老朱还得多练练,实在不行可以跟村里主持婚礼的人学学。这些年,朱安亮只在现场看过一次球,还是去年在漯河的排球联赛。世界大赛他想都没想过,“咱水平不行,还是算了吧。”回到家:朱婷还是那个普通的女孩儿每年见到闺女的时间只有几天,朱安亮就把朱婷的照片当作手机壁纸,想她时就打开看看。 前几天,朱安亮在家里跟朱婷通过一次视频,那时候巴西还是夜里两点,朱婷正在大巴车上。他算着日子,打完这次奥运会,应该能见上闺女一面。自从朱婷进了国家队,每年回家的时间只有几天。虽然小时候的生活很苦,朱婷甚至没有拍过任何一张小时候的照片,虽然现在生活好多了,但回到家,卸下了运动员的光环,朱婷还是那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儿。“跟平常的闺女一样,该干啥干啥,很多东西打小就会。”朱婷村上的一个哥哥说。在客厅右手边的屋子,是朱婷回家的卧室,卧室里摆了一个用长木板做成的床,朱安亮说这是特制的。卧室内条件比较简陋,仅仅装了一个空调。但朱婷还是喜欢睡家里木板床,她说这样可以跟爸妈在一起。作为家里的老三,现在朱婷基本上负担着家里的开销,朱安亮说她只要攒点钱就会往家里寄,平时队里分的东西,也都带回家。家里姊妹多,她还交代老两口,要给其他姊妹分点。

与每一个从河南走出的孩子一样,朱婷身上有些太多与我们相似的地方。从小村到赛场,小小的天总有大大的梦想,22岁的朱婷就坐在那里,眼前是那年来时的身影,一路洒满阳光。郑州网站建设坚信女排精神永存!他是我们这代人心中执着的信念!

本文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fushe.com/2016-0822-00916.htm 转载请注明出处